1887

OECD Multilingual Summaries

OECD Regional Outlook 2014

Regions and Cities: Where Policies and People Meet

Summary in Chinese

Cover
请在此阅读整篇著作:
10.1787/9789264201415-en

经合组织(OECD)2014年地区展望

地区与城市:政策和人的交汇处

中文概要

主要分析发现

  • 近几十年来大部分经合组织国家的地区之间的收入差异都在加大,危机对改变这一趋势的影响也微乎其微。即便是差异有所缩小,通常反映出的也是较为富裕的地区表现疲软,而不是较贫穷地区出现了增长。而且危机还加剧了地区之间失业率的差异。
  • 自危机以来从财政刺激转向整顿的做法导致公共投资被大幅削减‑‑2009年至2012年期间经合组织国家实际削减了13%。大约72%的公共投资都是由地方政府(SNG)管理,因此这样的情况对地区和地方都造成了特殊挑战。虽然削减投资有助于保护目前的服务和转移,但它的风险是有可能危害将来的增长和服务的供应。
  • 财政压力也是导致越来越多的地方治理改革的动因之一。改革的部分原因是需要实现规模经济和节约其他开支,但也是授予额外责任的一种方式。
  • 危机凸显了对社会进步仅做纯粹的经济评估所存在的限制,强调了需要对幸福感做更广泛的衡量。然而幸福感需要在地区层面加以了解和满足。如果对幸福感做非金钱式的衡量,那么一个国家内各地区在这方面的差异往往要大于国与国之间的差异,而且尽管时间推移这些差异也会极其稳定。在教育、工作和关键服务的可获得性方面存在较大差异的国家所登记的总体幸福感的结果也比较差。
  • 在追求增长的时候焦点已经越来越多地关注到了城市,因为在大部分经合组织经济体中城市是最重要的潜在增长引擎。总体而言城市的生产效率更高,并且它们的生产力优势会随着城市的规模而上升。大城市通常会带动周边地区、甚至是离它200‑300公里的地区的增长。但是小型城市可以和其他城市密切联系,用连接性来替代规模,以此获得生产力增益。
  • 城市化的增长和生产力效益并非是必然的:城市的治理方式对其经济成就和市民的生活质量有着直接和重要的影响。家庭和公司的行为以及公共政策的各个部分之间的相互影响,通常在城市要比在不那么密集的地方产生更大的正面或负面溢出效应。这就意味着各个行业部门、管辖区和各级政府之间在政策上需要更加协调。
  • 但是往往缺乏这样的协调:国家和地方政府的行业政策经常会形成互相矛盾的激励机制,而且各级政府之间的统筹一致非常糟糕。市政府一级的横向碎片化使问题更加严峻,尤其是在大型但是政治上呈碎片化的大都市区。《经合组织大都市区治理调查》明确揭示了碎片化治理的成本,让人们注意到在大都市区的规模上‑‑即按照定居模式和经济活动而不是过时的行政区划来定义城市的规模‑‑更好地协调政策所带来的益处。

关键的政策影响

  • 日益加剧的差异、缓慢的增长和财政货币政策有限的调整空间,都一再说明需要有效和对地方敏感的政策。首先,即便是在同一国家内,各个地区的增长壁垒也是大相径庭的。第二,政策必须更加关注不同目标之间可以实现的协调,和如何用综合一体的方式来充分发挥这些目标间可能存在的互补性。这些协调和互补往往都反映了特定地方的具体情况,而且通常也是最显而易见‑‑和最可管理的‑‑对地区或当地参与者而言。
  • 政策的地理性很重要:在确定和促进经济、环境和社会目标之间的连接时,政策制定者的眼光应该超越行政区划的界限,需要考虑他们希望解决的挑战的实际地理位置‑‑例如应该为整个大都市区解决公共交通问题,而不是由各个市政府来单独应对。政策干预的适当规模取决于要应对的挑战:学校的受托区和医院的不一样,交通部门工作的规模和卫生部门的也可能不同。但是各级政府的数量不可能无休止的增加,因此就需要能在不同的规模上都促进纵向和横向协调的数据、工具和体制。
  • 调整政策适合地方对缩小城乡差距尤其重要。在经合组织国家中大约78%的农村居民都生活在城市附近,因此不应再将城市和农村视为单独的区域。农村和城市的政策需要更好的整合到一起,这样才能体现出实施这些政策的地方的现实。城乡合作能最大限度的发挥城乡社区的劳动力市场、环境和它们之间其他联接的潜在效益,从而有助于实现更综合化的地区发展。
  • 缩减公共投资意味着地方和地区政府要用更少的资源‑‑做到更多‑‑和更好。有鉴于此,2014年3月经合组织理事会通过了《关于各级政府有效公共投资的建议》。建议推崇的原则能帮助政府评估其公共投资能力的强项和弱点,确定改进的优先重点。
  • 国家和地区/州政府在促进形成更有效的大都市区治理解决方案方面也许能发挥重要作用。集体行动往往都面临极大的障碍。即使是一个大都市区或地区内的所有城市都希望能从合作中受益,但也可能它们当中没有任何一个城市有能力或动力来承担收集必要的信息、调动他人等等的成本。
  • 要更好的治理大都市区,反过来又需要得到在国家层面对城市更高度一致的政策的支持。传统而言,曾有的明确的国家城市政策多倾向于将范围界定得比较窄,而且注重的是问题而非潜力;也从未用“城市镜头”去审视对城市发展具有重大影响的很多其它方面的政策。希望将城市治理好的政府需要以更广泛的视野来看待城市政策,制定出跨行业的战略,以综合一体的方式来解决城市面临的挑战。

© OECD

本概要并非经合组织的正式译文。

在提及经合组织版权以及原著标题的前提下允许复印本概要。

多语种概要出版物系经合组织英法双语出版原著的摘要译文。

由经合组织在线书店免费提供 www.oecd.org/bookshop

如需更多信息,请与经合组织出版事务及通信总司版权及翻译处联系 right[email protected] 或传真: +33 (0)1 45 24 99 30.

OECD Rights and Translation unit (PAC)
2 rue André-Pascal, 75116
Paris, France

请访问我们的网址 www.oecd.org/rights

OECD

请在OECD iLibrary 阅读完整的英文版本!

© OECD (2013), OECD Regional Outlook 2014: Regions and Cities: Where Policies and People Meet, OECD Publishing.
doi: 10.1787/9789264201415-en

This is a required field
Please enter a valid email address
Approval was a Success
Invalid data
An Error Occurred
Approval was partially successful, following selected items could not be processed due to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