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7

OECD Multilingual Summaries

Economic Policy Reforms 2017

Going for Growth

Summary in Chinese

Cover
请在此阅读整篇著作:
10.1787/growth-2017-en

2017年经济政策改革

力争增长

中文概要

很多政府都面临低增长陷阱,如果想逃离这一陷阱,并保证经济增长的益处能惠及大多数公民,政府便不可在改革上松懈。在过去两年中,全球增长一直持平在3%左右,大大低于过去十年近4%的平均增长率。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其他新兴市场经济体增长放缓是造成这一差距的主要原因,但在后危机时期,经合组织国家平均增长率为2%或更低已经成为常态,预期需求和投资持续疲软,还将拖累潜在增长。

为了寻求更为健康的增长,政府面对重要的政策挑战。危机以来,生产力增长普遍急剧下降,这意味着大多数人的收入增长都将停滞,侵蚀了民众对结构性改革的支持。尽管大部分国家的整体失业率已经逐渐下降,其中数个国家的年轻人和低技能工人就业前景仍然黯淡,频繁失业风险较高。克服这些挑战需要在宏观经济政策的支持下,在广泛的政策领域采取连贯的结构改革战略和共同行动。

《力争增长》依托经合组织在结构性政策改革和经济运行方面的专长,针对强劲而具包容性的增长涉及的重点改革领域,向政策制定者提供一系列具体建议。这些重点领域范围广泛,具体包括产品和劳动力市场监管、教育和技能培训、税收和转移支付系统、贸易和投资规则以及创新​政策。在协助二十国集团推进本国结构性改革议程,如监控其增长战略从而实现可持续平衡增长方面,《力争增长》框架始终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本报告首先回顾了在《力争增长》2015‑2016年的政策建议下,相关结构改革取得的成果。在此基础上明确了经合组织国家和部分非经合组织国家亟需开展结构性改革的新的重点领域,籍此切实提高其实际收入,使绝大多数国民都可享受改革的益处(第一章)。有鉴于此,政策重点的甄选框架首次将包容性与人均收入增长的主要驱动力,即生产率和就业率,共同视作首要目标。本报告所指包容性为广义概念,涵盖不平等和贫困、就业数量和质量、劳动力市场对弱势群体的接纳、性别不平等、教育公平及健康产出等内容。针对《力争增长》涉及的改革重点,报告全面评估了包容性相关的政策挑战和潜在解决方案(第二章)。各国的改革重点和相应的潜在建议按国别分别阐明(第三章)。

自2015年以来结构性改革进展

过去两年,结构性改革持续放缓,目前已经回落至危机前水平。这种整体放缓掩盖了各国间改革步伐的巨大差异。

  • 过去两年间,昔日对改革尤其积极的国家步伐放缓(如墨西哥、希腊、爱尔兰、葡萄牙、波兰和西班牙),但有些早期改革并不十分活跃的国家(如澳大利亚、印尼和斯洛文尼亚)也是如此。
  • 某些早期改革热度并不强烈的国家对改革的热情显著升温。(如比利时、智利、哥伦比亚、以色列、意大利和瑞典,奥地利、巴西和法国也是如此)

在教育和创新等对劳动生产率影响很大的政策领域,改革步伐放缓尤为显著。考虑到当前持续而广泛的生产率增速下滑现象,这些领域改革放缓令人堪忧。

可喜的是,《力争增长》建议涉及的改革目标增多,如降低妇女就业门槛、通过降低劳动力纳税楔子提振就业,尤其针对低收入劳动力采取这一措施等。在这些领域,以增长为导向的改革也营造出更大的包容性。

通常,政府倾向于在某些政策领域进行集中改革,但可能就此错失政策协同效益和改革互补性带来的潜在收益。若改革可以形成更好的一揽子组合,那么实施改革将更加容易、对增长和创造就业的影响将最大化、收入不平等现象也将因此缩小。

针对包容性增长的改革新重点

鉴于提高生产率有助于长期改善国民生活水平,并帮助大多数国家应对巨大挑战,改革重点更加注重增加单位工人产出,以确保全体人民均可分享改革益处。与以往《力争增长》相比,本报告更加注重教育、产品市场竞争和公共投资领域的举措。

具体来说,为实现更强劲和更具包容性的增长,各国面临的共同的政策挑战包括推动创新型企业进入市场并实现增长、促进优质教育资源平等分配、将妇女和移民纳入劳动力市场、刺激基础设施投资、改善岗位培训和激活政策。

提高生产力、增加就业和增强包容性完全可以产生强大的协同效应。实际上,如果本报告建议的重点政策可以全面稳妥的实施,其中有近一半的举措可以提高国民收入、惠及更多国民。

为最终实现更加包容性的增长,政府应当专注于拓宽获得优质教育和提升技能的渠道,增加就业的数量和质量,提高税收和转移支付系统的有效性,从而缩小收入差距,消除贫困。

  • 教育领域的政策重点包括满足学龄前至大学阶段的年轻人的教育需求,让他们赢在起跑线上,并在教育期间获得所需的支持。其中,重点在于增强机会均等性,确保劳动力能适应技能需求的变化。
  • 要创造更多、更优质的就业,就应当消除劳动力市场的双重性和分散性,如新兴经济体劳动力市场的不规范问题。
  • 许多国家尚有设计社会转移支付系统的空间,使其一方面保护最需要该系统的个人和家庭,另一方面保障低收入者收入,并对过多偏向高收入家庭的税收优惠和减免政策进行限制。

© OECD

本概要并非经合组织的正式译文。

在提及经合组织版权以及原著标题的前提下允许复印本概要。

多语种概要出版物系经合组织英法双语出版原著的摘要译文。

OECD

请在OECD iLibrary 阅读完整的英文版本!

© OECD (2017), Economic Policy Reforms 2017: Going for Growth, OECD Publishing.
doi: 10.1787/growth-2017-en

This is a required field
Please enter a valid email address
Approval was a Success
Invalid data
An Error Occurred
Approval was partially successful, following selected items could not be processed due to error